文 / 水平面

第七百四十九章——第七百五十章 诊治开方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


    第七百四十九章诊治

    宋皇并没有立即便前往平康坊,而是多等了几天,等到医馆的生意淡下来。

    世人皆爱以貌取人,杨盘和上官晨曦这里虽是坐馆医师,可却没有多少重病病人过来诊病。

    而原本的坐馆医师,大家都熟悉他的水平,所以,渐渐地医馆的生意也就平淡了下来,平时接待的多是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时代,这样的病也很可能会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医馆的名气也恢复了前一个医馆差不多。

    开业后第十天,一个华服中年人带着一个中年跟班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打量了一下医馆的布局,此时的医馆,正有一个中年大夫在为病人切脉,病人不多,只有三、四名而已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两个店铺伙计兼学徒的小年轻在一旁学习。

    “大夫,天和堂的杨大夫呢?我家老爷慕名而来。”中年跟班不是其他人,正是张天师。

    而老爷则是宋太祖赵匡胤。

    “小王,去后院请杨大夫出来。”李大夫吩咐了一声,“请稍等片刻,杨大夫马上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陈,给两位客人上茶啊。”李大夫又吩咐了身边的另一个学徒道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李大夫又收心开始写方子,写完之后,仔细地看了一眼道:“大娘,就按照这方子去别处抓药吧,最好是让药铺的伙计帮你把药给煎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多谢李大夫了,不知道要收多少诊费?”大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文线就可以了。”李大夫回答道,这种小病,以前是不收钱的,因为赚的钱都在药费里扣除了,现在铺子不抓药了,只收诊费,自然就没有多少可赚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愿意留下来坐馆,是因为医馆的老板给的薪水极高,并且所收的诊费也归他所有,赚得比以前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况且在这里,还可以学习更加高深的医术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-

    这位李大夫也算得上是一位医德不错的好大夫,在街坊邻居这里都是有口皆碑的,虽然医术并不算高明,但人品值得信任,而且也好学上进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师承确实差了一些,出师之后,开了这家医馆,因为水平有限,医馆一直不蕴不火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有一点很好,那就是大夫的道德水平普遍都极高,或许是师徒传承,薪火相传吧。

    有一个医德高尚的师傅,言传身教之下,徒弟的医德也差得有限。要是不合格,根本不可能出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王走了出来,开口道:“两位老爷,杨大夫请你们进后院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带路吧。”宋皇站起身来应道。

    张天师跟在他身后,一起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这医馆就是一个两进的宅子,一个前厅一个后院。

    前厅是医馆的主体,后院是给学徒、大夫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有的时候,医馆要是忙起来,前厅位置不够,后院的空地也会启用。

    杨盘和上官晨曦不住在医馆,所以他们的房间则改造成了私密的医疗室。

    接待一些需要保密的贵客。

    宋皇来到了后院,正看到上官晨曦呆在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见过玉晨上仙。”宋皇抱拳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客气了,少爷在里面恭候多时了,您请进去吧。”上官晨曦还了一礼,温和地应道,礼数还是做到了,毕竟是天子之尊。

    “张卿,你在外面候着吧。”宋皇吩咐了一声,便独自一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张复平跟来,主要是为了安全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相信宋皇的安全是不成问题的,要是这里都不能保证宋皇的安全,那自己进去了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杨盘一身大夫常穿的深色素袍,头戴玉冠,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请坐。”杨盘开口提醒道,“今天,只有大夫和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劳杨大夫了。”宋皇秒懂,这叫敬业,同时也叫演戏演全套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-

    宋皇坐到了杨盘的对面,伸出手来放到了腕枕上。

    杨盘伸出切脉,仔细地看了一眼宋皇的脸色,开口道:“这大夫诊病,靠的是望、闻、问、切。陛下脸色红润,却在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衰败之色,这是内虚外显之象。敢问陛下,这些年可曾练武,房事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宋皇一一回答,配合着杨盘的诊脉。

    “嗯,陛下现在的情况就仿佛那烛火,虽然明亮,但其实燃烧的都是自己的生命。陛下的造血功能正在丧失,脊柱中空,髓液无法再生,暗伤也在渐渐侵蚀陛下的五脏六腑。陛下全靠功力精深,压制住了暗伤的全面爆发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压制终究会失效,那个时候,压制得越久,爆发起来的危害也就越大。”杨盘详细地给宋皇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朕早有预料。”宋皇对此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想要治好陛下,最简单的方法但是脱胎换骨,可现在不能这么做,那就只有慢慢来了。我给陛下开两张方子,一张是药浴之用,一张是内服之用。内外结合,至少要十天的时间。这是第一阶段的治疗。十天后,陛下再来复诊,到时候,看情况如何,再确定第二阶段的治疗方式。”杨盘一边说,一边拿起纸笔,开始写方子。

    因为是对方是皇帝,杨盘的用药都是写最好的那种,甚至其中还有几味灵药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张方子写完,杨盘伸手一挥,墨迹瞬间变干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张方子是药浴之用,需要在一百度以上的沸水之中药浴两个时辰,每天早晚两次,要注意休息,在身体没有恢复之前,不得亲近女色,尤其不得行房事。”杨盘先递了一张方子过去。

    宋皇仔细地瞄了一眼方子,点头应道:“朕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张是内服,七碗水先用武火煎半个时辰,再用文火煎至半碗水,然后服下。服下之后,立即药浴,效果更佳。早中晚各一次。”杨盘仔细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宋皇接过方子,扫了一眼内容,再次点头应道:“放心,朕会按时服药的。”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-

    第七百五十章十天

    “好了,十天后,陛下再来复诊吧。”杨盘挥手送客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夫,朕先告辞了。十天后,朕一定会按时来复诊。”宋皇抱拳一礼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来,张天师抱拳一礼道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张卿,我们走吧。”宋皇说罢朝上官晨曦抱拳一礼道:“上官大夫,朕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客气了,恭送陛下。”上官晨曦微微一笑,稽首道。

    宋皇带着张天师离开了医馆。

    出了医馆没有多久,宋皇坐上了街口的马车。张天师也随之进入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张卿,你也略通岐门之术,帮朕看看这两张方子怎么样?”宋皇心情不错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张天师接过方子,认真地看了起来,马车在缓缓前行,赶车的是一个中年太监,他沉默不语,一身下人打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妙不可言,君臣佐使,阴阳平衡,真乃奇方也。想不到玉景道长的医术竟然如此登峰造极,令人钦佩啊。”张天师仔细地品味了一番这方子的妙处,简直让人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所学有限,虽然能够品味出方子表面上的妙处,但深层次的玄妙,就实在令臣汗颜了。”张天师轻叹一声道,只是品味了一番这两张方子,张天师竟然感觉到自身医术大进。

    能够写出这样的方子,足见玉景上仙之医术堪称旷古绝今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尽管放心大胆地使用这两张方子,您可是人间天子,没有哪个仙人敢来谋害于您,如果真要有仇,他们只要不管不顾就是了。”张天师点醒道。

    这意思很明确,真要有仙人要谋害您,何必亲自动手呢?只要放任不管,用不了几年,宋皇自己就会驾崩。

    亲自动手,可是沾因果的。严重的,甚至连仙人位格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仙人会用自己无尽的寿元,换别人几年的寿命。

    宋皇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-

    当皇帝的人,疑心病重一点,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杨盘这个当事人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要是连这点疑心都没有,杨盘倒真要怀疑这个皇帝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刚才有人在窥探我们,现在消失了。”上官晨曦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天子之尊,有诸神庇佑,自然也有诸神监视。不过,我们没有违规,他们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的。”杨盘轻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?”杨盘笑道。

    此时,杨盘这个伪装身份的气运大涨,这部分气运就是从宋太祖身上蹭来的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一个开创了宋朝的开国帝王,天子位格,九五至尊,气运岂能少了?

    这一位才是真正的大气运加身,五彩华盖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任何想要加害皇帝的人、妖、神、魔,首先得要承受得起这份气运反噬,否则不仅不会成功,反而会把自己给搭进去。

    天庭诸神照章办事,不会干多余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盘虽然是仙人,接触皇帝确实有禁忌之处,但杨盘没有违规,用的都是凡俗的手段,诸神也不会因为这个而对杨盘怎么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,杨盘不是天界录了仙藉的仙人,而是地界的散仙,理论上归地仙之祖管。

    问题是地仙之祖才不会管这事。

    天庭只能在杨盘犯了天条之后,再插手捉拿问罪。要是没有违反天条,无论杨盘干什么,天庭诸神皆不能插手。

    宋皇得到了两张医方,回到宫中之后,立即前往御药房,让张天师亲自按方抓药,把所有的御医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半柱香,张天师拿着药方走了过来,开口道:“陛下,这张方子有些药材不全,恐怕需要陛下下旨,派人找寻。”

    宋皇愣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连朕的药房都缺少药材?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有人贪没了?”在他的印象之中,皇宫中的御药房,收藏了天下间九成以上的药材,怎么会不齐全?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-

    况且,宋皇仔细看过方子,对过御药房的记录,没有超出御药房药材收藏的范畴。

    现在缺了药材,一定是有其他人取了用了,要是没有相关记录,便是有人贪没了。

    敢贪没皇宫的药材,简直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一个马上得天下的皇帝,其杀心一开,那真的是会毫不犹豫的。

    “不,陛下,不是药材不全,而是药材的年份不够,需要另外找寻。”张天师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无人贪没便好。下旨让有司找齐药材。”宋皇收回了威势,点头下旨道,只要没有人在宫中搞事情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年份不够,下旨找就是了。

    皇帝就是皇帝,旨意刚下,根本用不着相关机构派人去找,立即便有人献药。

    宋皇对此自然要大加奖赏,以示圣恩。

    药材只用了半天就凑齐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药材齐了,臣会亲自为陛下准备妥当。”张天师松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早上开始吧。嗯,还好,最近十天不用上朝。”宋皇点头道。

    宋朝每个月只有两次大朝,一次初一,一次十五。其他时候的政事都是由丞相处理,丞相处理不了的,才会递到皇帝跟前来。

    因为有丞相负责了大部分政事,皇帝的工作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赵匡胤乃开国帝王,威望至高无上,所以他舍得放权,也敢于放权,因为他有这个自信,哪怕权力都放出去,想要收回来,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违抗!

    开国帝王就是这么牛!

    为皇帝配药,准备药浴,还要煎药,都不是轻松的活儿。

    不过张天师却是甘之如怡,没有比这还要更好地蹭气运了。况且这也是皇帝信任的一个表现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皇起了一个大早,昨晚也没有叫嫔妃侍寝,从昨晚开始,他就开始禁欲了。

    身为开国帝王,要是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了,那也不配坐上这个位置了。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