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水平面

第七百四十五、六章 不一样的宋太祖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


    第七百四十五章不一样的宋太祖(上)

    设宴的地点是开封第一酒楼樊楼,这一晚,整个酒楼都被人给包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像樊楼这样地处闹市繁华地区的高档酒楼,招待的达官贵人海了去了,可也没有见过哪个达官贵人能够把樊楼给整个包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这也引起了许多达官贵人的好奇和注意。

    于是许多打探消息的人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这消息并不难查,只要向樊楼的掌柜一问便知。

    大家得到的答案十分统一,包场的人乃是钦天监监正张天师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众多达官贵人都不约而同地当作不知道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成凡俗世界,要是哪个钦天监的监正敢这么玩,恐怕第二天就会有无数言官上奏折弹劾这位监正,将其斥为祸国殃民的妖道,应该满门抄斩,以警效尤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文官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钦天监,说弹劾就弹劾,无数罪名,光明正大地栽在你头上。

    而换成仙侠世界,有能力担任钦天监监正的人,都是修行界赫赫有名,实力强大的修士,否则哪里有能力镇得住场子?

    张天师乃是元婴级别的强者,天师道之主。朝廷哪个王公大臣敢往他头上乱栽罪名?都不想活了吗?

    张天师这个级别的修士,伟力归于自身,有的是方法炮制这些凡人。

    正道修士想要成仙自然不敢为所欲为,要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善良可欺。

    达官显贵有朝廷庇护,只要不主动招惹修士,修士们也不敢针对他们。

    但你要是主动招惹上修士,人家要对付你还不是轻松加愉快。

    在低魔世界,那些江湖术士、风水大师就得罪不起,人家只要在你祖坟上,稍稍动点手脚,就能够让你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这仙神显圣的仙侠世界了。

    张天师的存在,自成一脉,从不介入朝廷权力的纷争,地位超然。

    同样的,朝廷诸公也不会主动地招惹张天师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所以,在打听到樊楼是被张天师给包下了,这些达官显贵个个都避之唯恐不及,哪里敢插手其中。

    甚至连张天师包下樊楼是为了招待谁,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修士界的事情,知道得多了,反而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况且这其中还要冒着得罪张天师的后果,仔细权衡一下,就不难选择了。

    宋皇对此早有预料,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。

    做为皇帝,他是天下的中心,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,想要干些什么都无法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宋皇会在开封最繁华的地带宴请两位散仙高人。

    在凡间,修士都不常见,哪怕是佛门寺院的主持什么的,有的虽然有降妖伏魔的本事,但他们从来不外露。

    仙侠世界的佛门修士,都是自幼修持的高僧。佛乃觉悟,没有觉悟,何来神通?所以,佛门修士都是有真材实料的,和无魔世界的高僧完全是两码事儿。

    凡间寺庙的主持,也不是全都是修士,不少高僧一生不修神通,只修佛。不是他们修不成神通,而是他们不需要。

    成佛之后,前往灵山八宝功德池一洗,洗去凡胎,神通自现。那个时候的神通要更加厉害,何必浪费时间在成佛之前去辛苦修炼用不上的神通呢?

    当然,这是极少一部分诚心向佛的大师才有这种心境。

    这世道艰难,佛门也要有怒目金刚守护,才能够降妖伏魔。

    道门更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不过道门功法中正平和,道法自然,修炼的过程中,不需要刻意追求神通,自然而然就能够修成神通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樊楼的最高层,最豪华的包间,宋皇坐在位置上,耐心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张天师则站在窗前,看着楼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最终他看到了杨盘和上官晨曦仿佛浊世佳公子一般,悠然而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他们来了。”张天师提醒道,“陛下在此稍候,臣下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皇点头道。

    房间之中并没有侍卫守候,因为张天师跟在宋皇身边,用不着其他侍卫守护。

    即使是离开了张天师,宋皇也不需要侍卫,因为他自身拥有的实力在当今天下也是屈指可数的。

    可惜,武道不能长生,宋皇修炼的还是兵家武学,更是无法长生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以他的实力,在这开封之中,有法网加持,等闲的元婴天师,都难以奈何得了他。

    当然,虽然不需要人保护,但随侍的侍卫和太监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否则杂物没有人处理啊。

    张天师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放心地下楼迎接两位仙人。

    地处开封城中,法网笼罩之下,邪魔妖道哪里敢在这里放肆?

    “二位楼上请。”张天师朝杨盘递了一个眼色,热情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杨盘立即秒懂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天师破费了,请。”杨盘客气了两句也就当仁不让地走上楼了。

    酒楼掌柜的,非常自觉地躲得远远的,这些大人物之间的事情,他连听都不敢听,看都不敢看,更别说过问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,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想一想,难道这位掌柜的,在接待张天师的时候,会没有注意到宋皇的存在吗?

    肯定会,整个天下,能够让张天师把自身地位放在下首的,有多少?

    现在,客人来了,张天师亲自下楼迎接,另外一个人却仍然呆在上面。

    前后一联系,这实在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掌柜的,只能装傻,甚至张天师要等的客人来了,他和伙计们都得避嫌。

    杨盘和上官晨曦来到楼顶的包间,包间暗处有两个侍卫暗中守卫,另外包间门外有两个小厮打扮的太监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两个太监立即打开了包间门,恭敬地弯腰行礼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杨盘踏入了包间,正好看到明亮的包间正中,坐着一个员外打扮的中年人,威严、温和、霸道、自信等种种气质融合在一起,让人难忘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第七百四十六章不一样的宋太祖(下)

    “二位仙人,请上坐。”宋皇站起身来,欢迎道。竟然一点帝王的架子都不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正常,毕竟是他有事相求,而不是别人求他。

    杨盘见到了这方世界的宋太祖,从长相上来看,真的是英武不凡,帝王姿态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是,这位上马能打天下,下马能治天下。

    登基到如今,天下渐渐承平,并且休兵沐马,与民生息,百姓安居,功勋卓著,不愧为一代开国君王。

    “贫道玉景,见过陛下。”杨盘稽首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玉晨,见过陛下。”上官晨曦也跟着稽首一礼道。

    毕竟是当今天子,位格在身,与仙人平起平坐,杨盘和上官晨曦自然不能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长客气了,请坐吧。”宋皇笑呵呵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杨盘和上官晨曦入坐,张天师也陪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酒菜宴席什么的,很快就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酒菜,都是宫中御厨所做,只是借了一下樊楼的地方而已。

    宋皇并没有一上来就谈正事,反而有说有笑地介绍宫中美食,并一一说出每道菜的典故,可谓是博学。

    谈天说地,无所不聊,一时之间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的陌生感,也就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愧为开国帝王,身上就是有一种非同一般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席间,哪怕是面对有着倾城之貌的上官晨曦,眼神之中也不带半点波动。

    足见其意志之坚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道长肯赏脸光临,真是让朕万分地高兴啊。朕先敬二位道长一杯。”宋皇举杯示意道。

    杨盘和上官晨曦举杯示意,先干为敬。

    “陛下乃神州之主,此话言重了。”杨盘放下了酒杯,开口叹道。

    宋皇也看出来了,眼前的玉景道长也是一个妙人,人情是故,交际应酬,宴席规矩样样都不差分毫,最重要的还是礼数周到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再仔细打量了一番杨盘,真的很想像眼前的两人会是道士。根本就是浊世佳公子,贵气逼人嘛。

    杨盘像世家公子,多过像出家的道士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就过了一个时辰,这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是朕这么多年来吃得最多,喝得最爽的日子。不过,夜已经深了,朕要回宫了,明日还要早朝,确是不能耽搁太久。下次,下一次我们再接着喝。”宋皇开心地大笑道,神色间带着少许醉意。

    其实以他的修为,想要正常地喝醉,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酒不醉人,人自醉。

    坐上皇位之后,宋皇就越发地寂寞了,皇帝的宝座高高在上,坐上去就要有变成孤家寡人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今日难得遇到杨盘等两位仙人,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吃大喝一场。

    “那在下二人就先告辞了。”杨盘和上官晨曦说罢,一个转身化为两道遁光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宋皇朝张天师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张天师闭眼感知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送朕回宫,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,玉景道长确实是一位风流人物,像世家公子多过像道士啊。”宋皇轻笑着叹道,“过几天,等朕闲了,再来喝。”

    张天师护送宋皇回宫,进宫门之后,张天师才问道:“陛下今晚怎么就只谈风月?”

    “呵,这位玉景道长可不好糊弄啊,他和陈抟老祖完全不同类型的人。”宋皇摇了摇头叹道,陈抟老祖是那种传统的道人,从小出家修道,为人方正,可以欺之以方。

    那一次下棋,虽然输了华山,但他也得了好处,否则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,早就在前两年就驾崩了。

    杨盘原世界地球的历史之中,宋太祖就是突然崩逝的,很难说不是年轻时留下的暗伤爆发导致的。

    原世界是一个无魔世界,那位宋太祖根本找不到仙人为自己调养身体。

    但在这方仙侠世界之中,这位宋太祖却能够找到陈抟老祖,用一座华山为代价,换取了调养身体的好处。

    当然,宋皇全程都没有明确地表态,当年表面上只是一场意气之争,输了一座华山给陈抟老祖,结果这位老祖过意不去,只好出手帮宋太祖调养暗伤了。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人生了病,看医生没错吧?

    皇帝也是人啊,皇帝病了就不能看病吗?

    陈抟老祖并不傻,出手帮皇帝治病调养可以,但要让他帮皇帝延寿,那完全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治病和延寿,完全是两码事儿。

    没有错,病治好了,可以让皇帝多活几年,看上去似乎和延寿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区别是有本质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人的寿数是天定的,再说准确一点儿,生死薄上,人的寿数是有定数的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因为各种原因,活不到这个寿数就死了的人那真是海了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地府之中,才有枉死城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些寿数不到就枉死的人,死后灵魂是不能立即转世的,必须要到了那个时间才行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些人生前并无大恶,总不能把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吧?

    但又不能放这些人轮回转世。

    随着这样的人越来越多,只好建立一座枉死城来安置喽。枉死城的规模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陈抟老祖出手为皇帝治病,并没有超出皇帝的寿数。

    身为九五至尊,武道高手,正常的寿数应该上百才对。

    就算是普通凡人活个一百岁的,也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延寿则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延寿要是超出生灵寿数限制,这是在逆天而行。

    修士是通过修行,吸天地之灵气,纳日月之精华,借天地之力以延寿。修士也因此欠了天地因果,日后灾劫不断,稍有不慎便是形神俱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前景很可观,后果也很严重。

    皇帝则不一样了,给皇帝延寿,那是需要背负天地众生的因果,还有天条法规的限制,想一想就觉得可怕。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