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旱地鱼

第0574章【岗前培训】 韩霆落荒而逃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


    沃琳和韩霆到了医院后,才知沈娴前天已给沈梦蓉办了出院手续,至于沈梦蓉的情况怎么样,值班的医生告诉韩霆,沈梦蓉已经有了自主意识,是患者自己要求出院的。

    出了住院部,韩霆打电话给沈娴,出于职业习惯,问起沈梦蓉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可以含糊说出几个字,大小便能稍微控制,能坚持坐一小会儿,喂饭也比以前方便多了。”沈娴的声音疲惫,“至于细节问题,你以后有空过来看吧。”

    沈娴挂掉了电话,马上又打了过来:“卫国哥请护工时,给护工预付了一个月的工资,我母亲现在有护工看护,你们不用担心我,该忙什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沈娴又挂了电话,摆明了不想韩霆今晚去她家,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算了,再抽空去看吧,”韩霆叹气,苦笑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沃琳抱住韩霆的腰,嬉笑:“我今晚不回去了,求收留。”

    已经这个时间点了,等她回到住处,已经是半夜,虽然她没有加班,可时间上算起来,和加班没什么两样,韩霆照样休息不了多久,又得赶早起床。

    韩霆见习的医院虽然不是这一家,可比起沃琳住的地方来,就不算远了,宿舍就在医院。

    她要是说自己回去,不让韩霆送,韩霆肯定不答应。

    韩霆先是欣喜,随即怀疑:“小妹妹主动投怀送抱,就不怕我吃了你?”

    “吃了就吃了呗,最多以后我理你!”沃琳大义凛然,躲闪的眼神却出卖了她的忐忑。

    韩霆把玩沃琳帽子上的绒球:“放心吧,我不会吃了你,累都累死了,哪有心情想别的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可两人真的只穿着秋衣秋裤躺在一起的时候,两人都有些紧张,韩霆干脆落荒而逃:“不行,我怕我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也多亏要过年了其他人都回家去了,因没有什么贵重物品,另外两间卧室都没锁,韩霆还可以有地方睡。

    否则,他还得跑到外面去找地方睡。

    想起沃琳怕冷,而这屋子的暖气效果不行,韩霆又跑回去,把他自己的和沃琳的羽绒服,都捂在沃琳盖着的被子上,把沃琳包裹严实,他又跑去另一间宿舍睡觉。

    还有一间宿舍的被子是闲着的,可韩霆就是不想给沃琳盖,那是其他男人的被子。

    听着韩霆来回折腾,沃琳心里有些不安,也放下心来,已经睡了一天一夜的她,不知是这几天确实累得狠了,还是因为韩霆给她包裹得太过舒坦的缘故,她竟然很快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韩霆是确实累得狠了,大脑根本没有给他想东想西的机会,躺下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年三十,韩霆上班,沃琳自己去了沈娴家。

    这会儿是全天太阳最好的时候,也没有风,沈梦蓉坐在轮椅上晒太阳,听到护工开院门的声音,沈梦蓉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好,我是沃琳。”沃琳蹲在沈梦蓉面前,和沈梦蓉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”沈梦蓉缓慢翕动嘴巴,发出几个沃琳听不懂的音节。

    也许是沃琳的声音让沈梦蓉觉得熟悉,沈梦蓉缓缓地动着头,努力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不要着急,恢复是要有一个过程的,”沃琳接过护工递过来的小板凳坐下,冲护工笑道,“辛苦您了大姐,您去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护工有些犹豫:“要不要我去叫沈老师起来,沈老师早上才出车回来。”

    沃琳摆手:“不用叫了,我和阿姨说会儿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护工笑了笑,继续忙着晾晒被子和衣服,还有一堆的口水布。

    “阿姨,今天是大年三十,我晚上坐火车回家,来和您告个别,”沃琳边给沈梦蓉捏腿,边道,“至于什么时候能再来看您,我也不知道,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到回来的票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冲沈梦蓉做出个苦瓜脸:“过年时候的火车票真的很难买!”

    “呃!”可能是她的表情太过有趣,沈梦蓉的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沃琳没有觉得沈梦蓉的笑难看,反倒为沈梦蓉高兴:“阿姨您笑了,真好看!”

    “好看什么呀,能吓死个人,就你胆子大,护工都不敢看。”坐在卧室的床上,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情景的沈娴,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有护工照看沈梦蓉,沈娴却没有半分放松。

    自从沈梦蓉有了自主意识,沈娴的睡眠更加警醒,唯恐一个疏忽,沈梦蓉从床上掉下来,或是发生别的危险,所以有个风吹草动她就会醒。

    沃琳敲远门的时候,沈娴就醒了,听到沃琳和沈梦蓉又聊了起来,沈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苦闷。

    母亲醒了,她和母亲无话可说,如果不是有护工做了大部分事,她都不知该如何时时面对母亲,所以只有母亲睡着后,她才接替护工照看母亲,让护工休息。

    幸亏母亲的恢复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,母亲现在清醒的时候不多,她还不至于太为难,但随着母亲一天天好起来,她都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。

    院子里,沃琳说,沈梦蓉听,护工听得不时爆发出一阵笑,沈娴也不由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为难就为难吧,总会好起来的,虽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但和自己也是有血缘关系的,如果自己做的还不如一个外人,沈娴摇摇头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    在沃琳的欢声笑语中,沈梦蓉慢慢闭上眼睛,睡着了。

    沃琳给沈梦蓉把毯子盖好,蹑手蹑脚走到护工跟前,轻声对护工道:“沈老师在休息,我就不进去打扰她了,我先走了,祝您新年愉快!”

    “也祝您新年愉快!”护工送沃琳到院门口。

    等沃琳走后,护工关了院门,轻手轻脚走进沈娴的卧室,看到沈娴面对墙睡着,护工轻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东家没醒,要是客人把东家吵醒,东家因睡眠不足而和自己换班照顾病人,那自己可就真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东家的哥哥给的是三倍工资,自己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这三倍工资,说死了,自己也得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可是,想起家里的孩子等着她的钱上学,她是村里第一批出来打工的,要是挣不到钱就回家,村里人会笑死她,她还是决定忍着。

    一个月满之后,要是东家还愿意雇她,哪怕工资降回平时的价钱,她也干。

    这家人口简单,就母女两个,比和她一起出来打工的人强多了,不用面对一大家子人。

    而且,沃琳是她见过的东家的第二个朋友,和那个叫做简燧的男孩一样,都对她很客气,可见东家的朋友多是素质很高的人,不会因为她干的是伺候人的活,就看不起她。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