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籽棉

第2497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…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


    第2497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…

    而之前隐蔽在房檐上的平顺,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去。

    他刚才耳闻目睹了刚才兰馨和柯伽的全部对话,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柯伽就像个木桩子似得杵在哪儿,他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下去。

    还是先回去,把兰姨的近况告诉给灵溪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等平顺赶回去,月色已经挪到了中天,闭塞的小乡村四下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鬼魅般跃动,转眼已经来到了自己租住着的小院。

    为了不吵醒灵溪,平顺并没有敲门,而是轻松跃上了围墙,准备等天亮后再告诉灵溪兰姨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是等平顺翻上墙头,却发现姬飞栾斜靠在庭院的石桌上,手里拎着个小酒壶,在自酌自饮着。

    他唇角微扬,帅气从墙头翻下,身形飘逸无声,翩然落在姬飞栾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一起?”

    平顺淡淡出声。

    姬飞栾头都没有抬,直接将手中的酒壶丢向平顺。

    精致的银酒壶在空中划出道漂亮的弧度,稳稳朝平顺驶来,隐隐带着呼啸声。

    平顺毫不惊慌,单手顺势抓住酒壶,仰头隔空喝了一大口,“嗯,好酒!”

    姬飞栾的眼神明显有些意外,不过瞬间就恢复到正常,抬手比了个请字。

    两人就那样坐在小院里,无声畅饮起来。

    那把小酒壶实在是奇怪,看上去小小一个装不了多少东西,可是平顺和姬飞栾硬是喝到天亮,里面居然还能倒出酒来。

    生长在皇宫中的平顺自幼地洛克的教导,知道这世间有很多玄妙的东西,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了的。

    只怕眼前这个倒不完美酒的银酒壶,就是传说中能装纳海量的乾坤壶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不肯透露真名姓的姬飞栾,来历绝对不会那么简单!

    平顺心里这样猜测,却并没有多问半句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姬飞栾的隐私,他想说自然会说,眼下只要痛快畅饮就好。

    两人就着银色的月光酌饮着,直到天色隐隐发亮,才各自疲惫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喝酒时两人谁也没出声,却像相知多年的挚友,默契十足。

    这一觉平顺睡得格外安稳,等醒来后,外面早已经日出东方。

    他立即出来,就看到姬飞栾已经做好了早饭,灵溪正帮他将东西摆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灵溪,早啊!”看到灵溪,平顺心情大好走过去,还没走近,就听到了豹儿的叫声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去,豹儿正迈着兽类特有的猫步走过来,晨曦下的它就像沐浴在金光中的神兽。

    “早上我起来时,听到门响,打开就看到它蹲在外面。”姬飞栾将最后一盘菜放在桌上,“然后我想着它应该是来找你的,就把它放进来,果然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断定它是我的?”平顺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姬飞栾单手轻敲了下自己的脑袋,“直觉吧,我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你,你们俩很像。”

    这下别说平顺,就连灵溪都跟着迷糊了,“他们两个很像?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就像深藏不露的他,在没有被惹毛前,是不会露出锋利的爪牙的。”姬飞栾笑得通透,伸手抚摸了下从他身边经过的豹儿,“你说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豹儿似乎听懂了似得,傲娇地甩了下尾巴,扭着身子越过姬飞栾,并没有让他碰触。

    “看看,就连这傲娇的小脾气,都像极了你。”姬飞栾笑着摇头,“如果不是自己认可的,根本懒得理会呢。”

    平顺看向姬飞栾,觉得自己之前小看了他。

    这个人看上去恭谦良顺,其实早已经暗中洞查一切,心机不是一般的深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他的内心,是否也如眼前的灿烂笑脸,平和顺良。

    平顺心里这么想着,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,而是端起桌上已经倒满的酒杯,冲姬飞栾扬起,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这杯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人生知己难求,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。”姬飞栾笑着来到桌前,拿起筷子喊开饭,“来来来,吃饭吃饭。”

    平顺无声点头,顺手夹了筷子菜轻嚼,“唔,手艺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早饭过后,平顺看向灵溪,“我要出门一趟,你要不要去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买点东西,很快回来。”平顺说着,看向默默收拾碗筷的姬飞栾,“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还有伤需要静养,就不去了,你们玩得开心。”

    姬飞栾端起碗碟,朝厨房走去,很快消失在平顺和灵溪眼前。

    灵溪有些歉疚地看向姬飞栾消失的方向,“我们去玩,把他独自丢在家里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他上次说过,自愿留下照顾我们的起居和生活。”平顺说着,带着灵溪出了门,“走吧,我带你去街上转转。”

    灵溪知道平顺是有话想单独跟自己说,轻声点头跟上,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直接出了小院,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去采摘竹笋,而是走向了这座小山村的后山。

    等到了僻静的地方,灵溪直接看向平顺,“说吧,是什么想告诉我的?”

    平顺之所以把灵溪单独喊出来,就是有些话不方便当着姬飞栾的面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天姬飞栾确实把他们照顾的很好,但是有些东西,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向灵溪,低声说道,“昨晚我去了将军府,见到了兰姨。”

    听到平顺提起兰姨,灵溪整个人都精神起来,“是吗?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,”平顺说着微微皱眉,“不过好像跟柯将军有些小矛盾,两个人隔着墙僵持了大半夜。”

    都不用平顺解释,灵溪瞬间已经了悟,看来是柯将军还是要遵从皇命追缉他们,这才会跟兰姨闹矛盾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的头像就高高贴在城门上,显然不寻到他们回去,皇宫里的那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灵溪想了一会儿,目露坚定看向平顺,“我们这样躲避终究不是办法,倒不如直接大大方方回去。”平顺微讶地看向灵溪,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有胆气,“可是你知道的,只要你回去,宫里那位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对付你。”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