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摩勒,不知道你清不清楚,你们摩家的铁摩功,其实有着一个天大的漏洞?”

    当云笑这些心思转过之后,见得他抬起头来,盯着对面的那个帝宫特使,问出了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仅是让摩勒微微一怔,甚至是那不远处观战的柯云山也是若有所思,暗道一个外间的小小少年,又怎么可能知道摩家家传功法的秘密?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以为你破掉了我的铁摩浑仪,就真的能天下无敌了,我摩家铁摩功之强横,又岂是你能随意置喙的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摩勒,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极度的不屑冷笑,身为摩家嫡系,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。

    摩家已经传承数千年了,而这一代的摩家家主,更是直接加入了苍龙帝宫,虽然隶属苍龙帝宫该管,但摩家依然存在,摩家的铁摩功,也依旧是九重龙霄一绝。

    就连那位如今的九重龙霄主宰苍龙帝,都曾在公开场合称赞过摩家传承数千年的铁摩功,可想而知这门功法是如何的独特,又是如何的强横?

    只不过铁摩功这门功法,需要摩家血脉才能修炼,而且一些血脉并不太精纯的摩家天才,都不可能得到这门家传功法的传授,那对他们来说是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但要说这门摩家的家传功法,有一个天大的漏洞,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,那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,摩勒也不可能相信这样的说法。

    在摩勒看来,就是那小子侥幸破掉了铁摩浑仪,这才在志得意满之下说出那番话,这一来是这小子的自傲,二来恐怕是想以此来影响自己的道心了。

    可有的时候,一枚种子之所以能深入人心底深处生根发芽,并不在于这句话本身,而是在于说出这句话的主人,在刚才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是由一个普通的洞幽境巅峰修者说出这番话,或许摩勒会心口如一,绝不会相信这就是事实,甚至还会让他认为是对方色厉内荏,在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云笑的几次表现,都给摩勒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,至少对于这个灰衣少年的实力,他是没有半点轻视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铁摩浑仪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破解的,那灰衣小子能轻松破解,难不成真的对摩家的功法手段,有极度的了解不成?

    事实上摩勒口中说着绝然不信,心底深处已是升腾起一丝隐隐的不安,这灰衣小子实在是太诡异难测了,万一这就是真的呢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信,但是接下来,我会让你相信的!”

    云笑并没有去理会摩勒那看似坚决的否认,在其手中印诀变动间,一抹特殊的气息已是升腾而起,似乎在其身周的几个方位静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金色光芒突然出现在云笑的身体周围,再过片刻,这些金色光芒就化为了一根根金色的光柱,仿佛形成了一个方圆有着数十丈的巨大阵法。

    “有胆,你便进来!”

    位于金色光柱内的云笑,似乎连那脸上都缭绕着一层淡淡的金光,仿佛九天神祗一般,居高临下地对着摩勒冷声而言。

    云笑的这句话之中,蕴含着并不明显的激将,他这就是施展手段摆在这里,你一个堂堂至圣境初期强者,又有没有胆子进来呢?

    如果这灰衣少年只是一个普通的洞幽境巅峰修者,恐怕摩勒都不会有任何犹豫便进入这金光之柱内,但是现在,他是真的有一些犹豫啊。

    先前的两次手段,分解之力和上古神器木剑,都差点要了摩勒的性命,他还真怕这小子再出什么妖蛾子,对自己的性命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再加上在此之前,云笑所说的那一句话,让得摩勒嘴上说着不信,心底深处的那颗种子,却是在疯狂生长着。

    “摩勒,你到底在干什么?怎么还没将那小子收拾掉?”

    就在摩勒矛盾纠结之时,一道蕴含着愤怒的高声陡然从某处响彻而起,让得他不用看也知道是陆家族长陆绝天所发。

    这一刻摩勒真的是想反唇相讥啊,自己的战斗,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?但就算是借他一个胆子,他也不可能敢这样说。

    那位可不仅是脉气修为比他摩勒高出数重境界,更是苍龙帝后的生父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对其不敬,一个不慎传到帝后大人的耳中,那摩勒就算是能击杀眼前这灰衣小子,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一个洞幽境巅峰的毛头小子,竟然能将你吓成这样,看来我得说说沁婉了,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能成为帝宫特使的!”

    见得摩勒依旧没有动作,被魏歧逼得落入了下风的陆绝天愈发恼怒,直到他这话出口后,那位帝宫特使才身形一颤,终于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摩勒不用在意一个陆家的族长,但他却不得不在意陆绝天和苍龙帝后的关系,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若是他再畏缩不前的话,那就真是丢苍龙帝宫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诚如陆绝天所言,堂堂的至圣境初期强者,在面对一个只有洞幽境巅峰小子的时候,竟然会惧怕对方的手段,不敢发出攻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,不仅是他摩勒会面子大失,就算是苍龙帝宫的威严恐怕也会受到严重的影响,他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“区区破阵,也能挡得住我?”

    为了彰显自己没有被对方吓到,摩勒在身形掠出的同时,口中还发出一道不屑之声,让得绝陆天终于是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刚才因为云笑那突如其来的分解之力,让得陆绝天瞬间落入下风,这段时间他打得是憋屈之极,心情也是极为烦躁。

    偏偏摩勒这个堂堂的至圣境强者,这么久居然都还没有能收拾下那个灰衣小子,这让得陆绝天更加怒意升腾,甚至是连那帝宫特使都忌恨上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陆绝天似乎是忘了,连他自己都在云笑的手段之下受了一些伤,只有至圣境初期的摩勒,收到如此战果也算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摩勒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他能感应到那些金色光柱之中,蕴含着一种特殊的金属性气息,但他本身就是修炼了铁摩功的金属性修者,又怎么会惧怕金属性呢?

    因此在下一刻,在感应到那些气息之后,摩勒已是没有丝毫犹豫,便进入了金色光柱的包围圈之中,站在了那个灰衣少年前边十数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只是摩勒没有看到的是,当他刚刚进入金色光柱包围圈的时候,对面那个灰衣少年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戏谑,同时手中印诀也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只见数十根金色光柱,仿佛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拨动了一般,不断变幻着方位,直到数个呼吸之后才停止下来,似乎是形成了一个玄奇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金属性阵法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摩勒的确是见多识广,在感应到那些金柱的方位之后,终于是意识到了一些东西,眼眸之中更是有着一种惊异。

    大陆之上,有很多修者都是兼修阵法一道,也有很多达到圣阶高级的阵法宗师,由他们布置出来的大阵,拥有着鬼神莫测的威力。

    但阵法一道之所以没有能成为大陆主流,那是因为想要布置一座大阵,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极其之长,在和敌人生死战斗的时候,对方又怎么可能让你从容布阵呢?

    因此九重龙霄的大阵,大多都只是用来护族护宗,在敌人侵犯自己的总部之时,一举催发大阵,这才能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圣医盟也是有护盟大阵的,只是陆家之人来得突然,又有着柯云山这么一个内应,魏歧还没有来得及催发大阵,便已经着了道儿,不得不说是命数使然。

    此刻的摩勒之所以惊异,那是因为这灰衣小子的布阵速度简直太快了,而且像是早就在此地布置好了这一门大阵一般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阵盘?”

    当此一刻,摩勒忽然想起阵法一道的某些表现方式,那就是将一些布置好的大阵,凝聚到一个特殊的阵盘之中,和敌人对战之时,将之直接祭出,就能瞬间布置出一座大阵。

    但据摩勒所知,阵盘暂存的阵法,最多也就是天阶层次的阵法罢了,再往上的圣阶大阵,想要将之刻画进阵盘之中,能做到这一步的阵法师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而且圣阶的阵法威力巨大,想要找到能将之存储的阵盘也是极不容易的,每一次圣阶的阵盘出世,都能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在一些顶尖的拍卖会之中,也不时会出现刻画着圣阶阵法的阵盘出现,往往都会拍出一个天价,也是各方争抢的对象。

    毕竟阵盘这种东西,在关键时刻是能保命的,无论是困阵幻阵,还是迷阵杀阵,在和不可匹敌的敌人交战之时扔出来,至不济也能让自己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甚至有的时候还能反败为胜,这算是一种瞬发的阵法,看来摩勒想当然地就认为对方是施展了阵盘,这倒是让他松了口气。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