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冯剑骇然大叫一声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呆在了那里,目瞪口呆,这对他来说,这样的结果简直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这一场赌局就连傻子都能看出来,这明显是冯剑胜券在握,没有想到他有着绝对把握能赢的一局,竟然也输了!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换作是是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事实上不要说是冯剑了,就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一双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,所有人惊呆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有盛雪沁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冯剑来自冯家,而冯家可是准圣世家,一个当世顶尖的世家天骄,居然败给了一个没落道统的传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哪怕阵阳宗当年鼎盛的时候,也不是以神识或修为著称的,他们仅仅只是阵道闻名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输了。”

    陈远反应平淡,徐徐说道:“既然输了,那就拿命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这不可能!你一个天君初期,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神识!”

    冯剑不愿意接这样的事实,顿时大叫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能拥有这样的神识?”陈远笑道:“你的眼界太窄了,你不能做到的事情又怎么能说别人做不到?”

    陈远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有不少人回过神来,眼前的青年一直都在扮猪吃虎,假装示弱。

    无论是赌石还是这一次的驾驭道胚。

    “一定有鬼!!这其中一定有鬼!!”

    此时冯剑脸色煞白,厉声叫道:“一定是有人暗中帮助他,否则的话,他一个天君初期,根本不可能与本公子相比!”

    冯剑的话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相视一眼,很多人都是面面相觑,他们同样觉的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,一个天君初期竟然比一个准星君的神识还要强大,这其中更是横跨了四个小境界,而且准星君在很多修士眼中,是自成一个大境界的,这样就是横跨了一整个大境界啊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,愚蠢的人是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远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局不算,这肯定有鬼,否则本公子不可能会败!”

    分拣此时后悔了,他想要赖账,因为这可不是赌什么钱财法宝,这赌的可是他的命啊,如果这一局算的话,那他的命可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商会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陈远也不在意,笑吟吟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,商会中走出一个老者,这个老者血气内敛,但当他站出来的时候,许多人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颤了颤,这是商会中绝对的强者,也是坐镇商会的老祖之一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样的强者是不会出面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站出来,那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算数,这一局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一样,也没有任何人帮助这位公子,这一点老夫可以用玄金商会的名誉保证。”老者盯着冯剑,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在说完了这句话后,老者便不再开口,他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。

    商会中的老祖之一站出来说了这句话,那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玄金商会是九域中最强的商会,也可以说是四方八地中最大的商会之一,他们感以自己的名誉来保证这一局的公正,那就意味着这一局的结果没有任何人能够推翻。

    当玄金商会做出裁决担保之后,在场所有修士也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比起冯剑,在场的修士更加相信玄金商会,因为玄金商会的势力本来就是顶级的势力,甚至无惧各大霸主圣地,他们的信誉根本不用质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冯剑已然不愿下你给信,他难于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赖账吗?”

    陈远看着冯剑,悠然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望向冯剑,如果这一次冯剑真的要赖账的话,这可就不仅仅是把自己搭进去了,就连冯家的信誉都会搭进去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天下人都知道冯剑的继承人在玄金商会赌输了赖账,这对冯家的名誉会造成怎样的损失。

    冯剑此时脸色煞白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对于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根本无法赖账。

    这一刻冯剑后悔莫及,但现在想要后悔也已经没用了。

    “呵,呵呵,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不,前辈,你觉的这一场赌局,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商量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冯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在这个时候他放低了姿态,后者脸皮,想要跟陈远套近乎,当然说出这样的话他的老脸也是一阵的火辣。

    在平时都是别人对他点头哈腰,哪里有他给人别人如此卑微的时候。

    尤其是兰月仙子此时还在他身旁,这更让他觉的脸上火辣无比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乃是世外高人,我有眼不识泰山,这一局小辈输的心服口服,你大人有大量,高抬贵手,饶了晚辈如何?只要前辈开个价,我冯家一定如数奉上。”

    冯剑此时低头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颜面重要,但对他而言,性命更加重要,只要能够活着离开这里,他就有机会报仇,只要回到冯家,他迟早会弄死陈远。

    此时低头,换来以后无数报仇折磨他的机会,对于冯剑而言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只要能够活着离开,他迟早会让眼前这个小畜生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看到一只都是以高姿态在众人眼前的冯剑低头了,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唏嘘,在生死面前,对于很多人而言,什么尊严、信誉、颜面,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陈远笑了笑,他什么样的没有见过,冯剑心中在想什么他自然是清楚无比。

    “赌局就是赌局,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,你是要自己结束自己的性命,带着尊严离开这个世界,还是要我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陈远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顿时让冯剑脸色大变,他已经是低头求饶了,陈远竟然还不敢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不要太过分了!!!”

    冯剑忍不住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陈远笑了笑:“我就要你的狗命,废话少说,快把狗命拿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目